3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

2个月狂揽850万粉丝,刘二狗成为近期快手的一匹“黑马”。

刘二狗是一名专职PK主播,依靠与多位大主播连麦PK,实现了粉丝与直播收入的双向暴涨。过去3周,流水将近3千万。主播连麦PK、双方粉丝投票决定输赢……

这种直播玩法是各平台主播涨粉最快的方式之一,同时也是增加直播观看性、刺激粉丝消费的热门玩法。

但与此同时,直播PK也是炒作、博眼球诞生的高发地,主播和平台该如何约束和管理?

PK涨粉850万

3月11日晚9点,刘二狗和散打哥在直播间进行了一场直播PK。在快手主播的圈子里,这场直播PK被称为“世纪对决”。

去年4月,散打哥与祁天道开了一场助农直播,散打哥的直播间打出了4亿多分PK分值,创造了快手直播PK 分值最高记录。

此次在与散打哥PK前,刘二狗曾经放话要打破他创下的记录。

“所有大哥,所有大姐,一分不留,给我上。”

当天晚上,5分钟的直播PK开启后,刘二狗率先在直播间喊了起来。

他身后站着的两位光头汉子开始双手抱拳,一动不动。这是刘二狗直播PK时的固定背景。

另一边,散打哥也疯狂喊话粉丝上分, 二驴、张二嫂、小沈龙等大主播相继过来刷礼物;刘二狗的直播间,东方阿保、方丈、白小白各路神豪过来相助。

双方的礼物分值不段刷新,两人的语气接近嘶吼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在最后几十秒,刘二狗的分数飙到了4亿多,稳超散打哥的1亿多分。散打哥最终选择提前放弃,让粉丝暂停给他刷礼物。

但刘二狗的粉丝依然继续给他上分,5分钟的PK结束后,刘二狗的直播间分值打出了5亿多分(约合人民币2000万),刷新了散打哥此前创下的记录。

这场直播PK也让刘二狗一战成名。

刘二狗是2020年快手的新晋大主播。与其他主播不同的是,刘二狗是一名专职主播,给自己贴上了“PK战神”的标签。

他每天的直播内容主要就是与其他主播进行PK,每一场直播PK开始之前,双方都会定下惩罚,如输的人干吃一盘辣椒、刮眉毛………

在与散打哥的PK中,双方就事先约定了惩罚:刘二狗输了退出PK界,散打哥输了直播吃十个柠檬。

在刘二狗发布的视频作品中,大多是直播PK预热视频。据了解,今年二月以来,刘二狗已先后与牧童、巴扎黑、散打哥、大胃王阿浩等大主播进行直播PK专场。

依靠这种方式,刘二狗的粉丝增长飞快。

根据短视频工场数据的统计,刘二狗今年2月粉丝暴涨了402万,3月再次涨了452万粉丝。

近2个月,他在快手上狂揽了850万粉丝,如今粉丝数达到1283万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通过直播PK涨粉的,刘二狗并非个例。在快手、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上,除了通过短视频内容涨粉之外,直播PK也成为了涨粉的有效方式。

抖音主播洪大炮也经历了从拍视频段子到直播PK的转变。

洪大炮是原火山小视频的户外主播。此前,他在抖音上主要是发布剧情段子类的短视频。

但火山与抖音合并之后,他直播的阵地也从火山换成了抖音,并全情投入了直播PK之中。

2月26日起,短视频内容全部被直播预告代替,而这时账号也真正开始了高速吸粉之路。

据星榜数据显示,其30天内涨粉34万,目前总粉丝数为48万。

吸粉也吸金

直播间的PK分数都是礼物打赏转化而来的,因此直播PK也能带动直播间流水的水涨船高。

根据今日网红监测的数据,刘二狗已连续3周登上了快手直播收入周榜top3。过去3周,直播间产生的总流水将近3千万(扣除了平台抽成之后的流水收入)。

刘二狗的涨粉案例难以复制。能与各大主播连麦PK,甚至PK时打赢散打哥,这背后少不了土豪的支持和包装。

但直播PK确实是各平台主播最为热衷的玩法之一,也是主播涨粉的一大途径。

今年2月,辛巴的粉丝再次迎来了一波增长,顺利突破4千万,成为快手第二个粉丝超过4千万的主播。

辛巴早年涨粉主要靠给各大主播刷礼物做榜一,花费大量财力积累粉丝。近期,他的粉丝增长也主要依靠直播PK。

辛巴与宝军在2月进行了一场PK对决。PK当晚,双方的直播人气都超过了150万,两人的直播间都打出了一亿多分,辛巴最后以微小的差距惜败宝军。

直播过后,两人的粉丝都迎来一波高增长,宝军更是直接突破了1000万,挤身千万粉大主播行列。

对主播来说,直播PK联动了主播双方粉丝,5分钟的PK时间足够让对方的粉丝认识自己,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互相导流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快手能够利用的公域流量有限,中小主播需要依靠大主播帮其涨粉;而快手大主播流量增长见顶,也需要其他主播给自己导流。

同时,PK中产生的每一分都是金钱转换而来,直播PK也是刺激粉丝打赏消费的不二法宝。

各个直播平台都有PK功能,且带来的流水收入都不菲。2018年,快手直播收入和时长都大幅增长,总收入达到了200亿,直播PK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。

而随着刘二狗这样的专职PK主播崛起,如今快手大主播之间进行直播PK也越发频繁。

抖音在发力直播后,也引入了直播PK功能。抖音PK功能可以邀请好友,也可以随机匹配在线主播进行PK,如今直播PK也成为了抖音达人、主播的热门玩法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甚至不少抖音主播最主要的直播内容就是随机连麦PK,直播偶遇各个类型的主播。

据媒体报道,3月19日,抖音主播洪大炮通过直播PK,创造了单场1549万的音浪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3月19日的直播中,他与表哥(覃进展)进行连麦PK,在最后5分钟逆袭,以1500万音浪的成绩战胜了表哥(覃进展)的1400万音浪。

场妹发现,散打哥也给洪大炮刷了近300万的礼物。

无论是快手或者抖音,直播PK成为主播强势吸粉和吸金的热门玩法。

PK玩法能长久吗?

直播PK玩法如此受欢迎,不仅体现在涨粉和刺激粉丝消费,也是带热话题、增加直播内容趣味性的一种方式。

直播PK本质上是社交互动,不局限与单人互动,通过与其他主播连麦PK产生交集,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交集,它都构建了主播的社交圈,而这个圈子也影响着主播的粉丝。

双方粉丝要么喜闻乐见,要么互带节奏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直播PK也能避免一个人长期直播的枯燥。一场直播动辄两三个小时,主播很容易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处境,尤其是中小主播。

直播PK不仅是双方互动,一场好的PK往往会有惩罚环节,如输的一方直播吃一盘干辣椒、剃光头……..惩罚游戏增加了直播内容的趣味性和可看性。

从主播直播效果来看,直播PK无疑是个好玩法,但不是没有隐患。

几天前,快手主播大胃王红姐和另一位主播雅儿被官方短期封禁了直播权限。

起因源于双方约定好打一场直播PK。

临近PK前,粉丝数一千万多万的大胃王红姐觉得跟几百万粉丝的雅儿打PK亏了,反悔不想打。

雅儿不乐意,两人出现矛盾,开始在直播间互怼。最后两人PK上了,但因为一直在直播间互相诋毁对方, 最终都被封了直播权限。

这样的例子在快手时常有之。此前,快手大主播可乐和小伊伊在直播PK时互骂脏话,就被快手封禁过直播权限。

周流水3000万、涨粉850万,“直播PK”是一门好生意吗?"

与单人直播相比,直播PK这种刺激粉丝消费的社交互动方式,对主播本身的素质、直播尺度的把握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一旦没控制好便会反噬自身。

有些主播为了尽可能炒热话题,直播PK时互相炒作,甚至设置一些过于博眼球的惩罚游戏。

此前,抖音直播就有一位女主播,PK输了之后的惩罚打色情擦边球,但很快遭到抖音的封号处理。

3月7日,抖音发布一则“低俗色情类直播”管理通知,通知称,针对近期部分涉嫌低俗、色情等直播内容,严重违反《抖音直播行为管理规范》、《抖音火山版社区公约》的主播,平台将严厉处罚,严重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此外,还要求公会做好主播直播行为规范培训及直播内容管理工作、对不符合平台管理要求的主播和公会,平台将根据主播违规的严重程度给予收益处罚。

某业内人士也表示:“直播PK需要把握尺度,否则非常容易被封号。”

直播PK也涨粉很赚钱,充满了诱惑。但想要长久,需要主播自身把握好分寸,更需要平台积极介入监督。

如对此文章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联系官方客服。

本文由MCNLOG编辑发布。平台地址:https://mcnlog.com